對“普職分流”爭議的幾點回應

2022-04-22 11:02:48

返回列表

近年來,隨著時代發展、產業升級、經濟結構調整以及信息化智能化社會的影響,我國普通高中和中職招生比例大體相當的“普職分流”政策,受到了越來越嚴峻的挑戰,已從教育領域出圈為全社會的熱門話題?!捌章毞至鳌标P系到“中職存廢”,而“中職存廢”不僅關乎現代職教體系的構建,也關乎我國教育結構的調整。事關重大,必須審慎決策。筆者想就“普職分流”“中職存廢”的有關質疑提出幾點回應,并談談個人淺見。

中職被質疑“還有沒有存在的必要”,真的是因為“時代發展,經濟轉型”嗎?

為了弄清楚“普職分流”遭受質疑的根源所在,筆者對有關“普職比大體相當”的政策文件進行了梳理,基本上弄清了“普職比”的“前世今生”。

從1983年《教育部、勞動人事部、財政部、國家計劃委員會關于改革城市中等教育結構、發展職業技術教育的意見》提出的“力爭到1990年,使各類職業技術學校在校生與普通高中在校生的比例大體相當”,到2020年《職業教育提質培優行動計劃(2020—2023年)》提出的“把發展中職教育作為普及高中階段教育和建設中國特色現代職業教育體系的重要基礎,保持高中階段教育職普比大體相當”,近40年來,國務院及有關部委的重要文件中,提到“普職比”“普職分流”的有十多個,都非常明確地提出了在高中階段“普職比大體相當”。在2000年以前,大家對“普職比大體相當”都沒有異議。當時,高等教育還處在“精英教育”階段,因此,學生初中畢業后自然分流,成績較好的學生多數選擇讀高中、考大學,另有相當一部分學生自愿選擇職業學校。2000年以后,這種相對平衡的局面被打破了,其中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是高校擴招,導致中職學校的吸引力迅速下降。

當下有一種說法頗為流行:隨著“時代發展,經濟轉型,產業升級”,用人單位對新增勞動力受教育年限的要求是不斷提高的。言外之意即,中職畢業生的受教育年限已難以滿足用人單位需求。伴隨這種聲音的是用人單位發出的“技工荒”的呼喚。幾乎所有帶“工字號”的崗位都出現了招不到“工”的困境,如木工、鋼筋工、維修工、電焊工、油漆工等,更遑論流水線工人以及普通打工的崗位了。許多企業不約而同地發出了“工人難找”的慨嘆。

由此可見,不是因為“時代發展,經濟轉型”不需要中職了,而是由于升學影響以及社會對教育的功利導向,中職再也不像過去那樣能為企業輸送技術工人了。

用綜合高中取代中職,能否一“綜”了之?

在對“普職分流”的質疑中,有一種聲音較為強烈:“普職分流”是引發家長教育焦慮的重要原因之一,建議取消中職,舉辦綜合高中。同時建議,無論是普通高中還是綜合高中都應該開設專業基礎課程和職業技術課程,使普通高中與高職教育相對接,引導一部分學生報考高職院校及職業本科。還有人建議,將“普職比大體相當”改為綜合高中開設普通學術性課程與技能課程的比例大體相當等。

這些設想和建議“看上去很美”,但在落地實施時,要么完全走樣變味,要么困難重重,難以推動。筆者要質疑的是:社會各界對綜合高中的辦學模式、學校功能、內涵特色乃至管理與發展有清醒、統一的認識嗎?如果沒有形成共識,那么,不難想象,在各方積極性、興奮點的共同作用下,綜合高中無疑會辦成“另一種可以考大學的高中”。這顯然是與政府設計的“普職融通”“給學生提供多樣化選擇”“加強職業陶冶”“為不同的人才提供多種成長通道”等是大相徑庭的。因此,筆者質疑,用綜合高中取代中職,就能消除家長的教育焦慮了嗎?普通高中與綜合高中、綜合高中內部的類型分班不也是一種分流嗎?那么會不會出現“普綜分流”的教育焦慮?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如此折騰一番意義何在?

筆者的擔心并非多余。理由是:第一,20世紀我國曾在中等教育階段實施過兩次綜合中學的設置,都因種種原因而未能取得成功。第二,回到常識看問題,哪一所普通高中愿意開設專業基礎課程和職業技術課程?第三,由中職學校轉型而來的綜合高中,其興奮點還在于“考大學”而非職業教育。正如有學者撰文所指出的那樣:“在理念沒有發生根本轉變、職業教育無法被客觀看待的情況下,即使一些地方進行了推動普職融通的多種嘗試和探索,結果仍是普通教育更受歡迎。普職融通存在職業高中向普通高中的單向傾斜,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在培養目標、教育內涵乃至課程體系方面都沒有區別,結果出現‘中職普高化’現象,即中職教育向普通高中教育靠攏?!?/p>

結論:用綜合高中取代中職,絕不會一“綜”了之。職業教育的質量上不去,類型教育特色不凸顯,服務就業促進發展的能力不提升,即使實行十二年義務教育,高中后分流,也不能從根本上解決教育焦慮。

建設技能型社會與技術技能人才學歷高低究竟是何種關系?

今年兩會有代表提出:“社會需要的技術藍領已不再是只有中職學歷的技術工人,基本都要具有高職及以上學歷者?!睂Υ?,筆者的質疑是,建設技能型社會與技術技能人才學歷高低究竟是何種關系?經濟社會發展是需要高質量的職業教育,還是需要高學歷層次的職業教育?高學歷一定是高技能人才的標配嗎?

數據顯示,到2025年,我國技能型人才缺口率將達48%,技術藍領缺口更是高達3000萬人。人社部數據顯示,在2021年三季度全國“最缺工”的100個職業排行中,有58個是“生產制造及有關人員”。面對此種情況,必須大力發展職業教育是人們的共識。分歧在于,建設技能型社會,彌補技術工人缺口,必須是高學歷的職校畢業生嗎?“生產制造及有關人員”也必須是高學歷嗎?換言之,中職就沒有“可為”之處了嗎?

筆者認為,經濟社會發展呼喚的是高質量的技術技能人才,不能把“高質量的職業教育”簡單地轉換為“高學歷的職業教育”。行業企業既需要技術精英高端人才、高級技術技能人才,也需要技術藍領(技術工人)。與此相對應,高質量職業教育應該既包括職業本科、高職院校,也包括培養技能型人才的中職。這本是無須證明的人才結構常識,現在已然成了社會焦點問題。有人提出取消中職以滿足家長“孩子都能接受高中教育”的“美好愿望”。這本是應該予以糾偏的傳統觀念問題,有關人士卻棄常識于不顧。筆者認為,社會各行各業需要不同類型的人才人力,而人的天賦愛好特長等存在天然差異,這是客觀事實。兩相匹配,才能成全人的和諧發展,才能保證社會的正常運轉。讓一個學術型的人才從事操作技能性的工作與讓一個擅長鉆研技術的能工巧匠去研究學術問題一樣,都是不符合“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向往”的。

綜上,筆者認為,“普職分流”不是家長教育焦慮的根本原因。中職教育能否培養出社會需要的技能型人才,能否升學有路徑、就業受歡迎,能否真正建立起“國家資歷框架”,切實暢通技能型人才的職業發展及求學渠道,才是問題的關鍵所在。因此,高質量發展職業教育要在全社會“弘揚勞動光榮、技能寶貴、創造偉大的時代風尚,營造人人皆可成才、人人盡展其才的良好環境”。同時“堅決克服唯分數、唯升學、唯文憑、唯論文、唯帽子的頑瘴痼疾,從根本上解決教育評價指揮棒問題”。只有如此,才能對“普職分流”“中職存廢”等問題給出正確的答案,才能給中職的基礎地位正名。

(作者系江蘇省徐州財經高等職業技術學校原副校長)

作者:劉景忠

《中國教育報》2022年04月19日第5版 版名:職教周刊

久久久精品国产免费观看|亚洲欧美另类久久久精品播放的|国产精品青青在线麻豆|亚洲日产麻豆aV中文字幕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