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教育:順天性 立德性

2023-10-10 09:26:27

返回列表

“你們還記不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樣子?那時你們還是小班孩子,總是哭哭啼啼的?,F在你們要升中班了,馬上要照顧新來的弟弟妹妹了,你們會怎么做呢?”

“帶他們玩小車?!?/p>

“帶他們玩球?!?/p>

“那他們一定會很開心的!我相信,你們一定會像我愛你們一樣,愛護弟弟妹妹的!”

今年6月,青島西海岸新區第一幼兒園(以下簡稱“一幼”)即將畢業的大(2)班孩子畢瑞澤,帶著即將升中班的劉禹萱和張俊喆,觀看了他們剛入園時的視頻片段,并囑咐他們要擔起照顧新入園小班孩子的責任。

這是一幼的“家庭日”活動。在一幼,從入園開始,小、中、大班孩子都要3人結對,組成“家庭”,3年里相互陪伴,共同活動,一起成長。

孩子們在無數個類似“家庭日”的活動中,既保持了天性,又發展了社會性。而這正是一幼25年來對“綠色教育”終極目標——實現順天性與立德性統一的追求。

課程既要順天性,更要立德性

一個孩子帶了兩只垂耳兔來到一幼,孩子們都很喜歡。與兔子互動時,孩子們萌生了為兔子“蓋房子”的念頭。一組孩子想用磚頭給兔子搭建“三室一廳”,另一組想用一只大木箱給兔子搭建一座“別墅”。教師順應孩子們的興趣,支持他們的探索,最終生成了“兔子的房子”主題活動。

在一幼,像這樣基于孩子興趣與需求生成的活動,多得數不過來。早在上世紀90年代,一幼教師就發現,在自主狀態下,孩子們會有許多主動探究行為,比如觀察螳螂產卵、發現木耳生長……

教師敏銳地意識到,這才是對幼兒生命本質的尊重?;诖?,1998年,一幼提出了“綠色教育”的理念。教師還從莊子思想中找到了“天放”的說法,它很好地概括了順應幼兒天性、尊重教育規律這一“綠色教育”的核心理念。

自此,一幼開始致力于打造一個順應孩子天性的自由樂園。一方面,一幼將大自然的生機引入幼兒園,戶外場地去硬化、去平面、去單一,材料可移動、可組合;另一方面,把孩子如種子般撒向自然,開展一系列親近自然的活動。同時,生成一系列以孩子興趣發展為導向的小組項目課程和個別化課程。

但在順應幼兒天性的同時,一幼也一直在叩問,教育的終極目標是什么。他們意識到,已有的探索,更多是對教育手段的追求,而教育還應有更深層次的價值追尋。最終,一幼又從國學大師錢穆那里找到了“盡性成德”的思想。它與莊子的“天放”之說融合,“自然天放,盡性成德”的綠色教育精髓呼之欲出:在順應幼兒天性的同時,讓他們在群體中和諧共處,實現社會性發展。至此,綠色教育內涵更加辯證豐富,更準確地體現了幼兒成長的應有路徑。

基于此,一幼以“文化滲透”為線索,將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基因植入綠色課程,解決了順應天性與立德樹人割裂的問題。

比如,結合幼兒年齡特點,一幼在小班階段預設了“嘗一嘗真好吃”“小汽車嘀嘀嘀”等主題活動,讓幼兒了解中國傳統美食、文明交規等;中班階段預設了“鳳凰島是我家”“海洋世界真奇妙”等主題活動,讓幼兒了解家鄉,了解海洋文化等;大班預設了“我是中國人”“勞動真光榮”等主題活動,讓幼兒萌生熱愛祖國、熱愛勞動的情感。

以“我是中國人”活動為例,一幼教師帶著孩子們了解中國喜慶民俗、民間藝術,并將書法家、剪紙傳承人、京劇大家等請進幼兒園,同時開展民族大聯歡活動。

在一系列富有文化味的活動中,孩子們了解了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樹立了民族情懷,變得尚自然、慧生活、有愛心。同時,在不斷探索的基礎上,包含基礎性課程、選擇性課程和個別化課程的“綠色課程”,也從一幼的土地上一點點“長”了出來。

“玩活動”,在沉浸式體驗中多元發展

今年春季剛開學,一幼石油大學分園中(1)班周彤彤、趙春苗、曲育嬌三位教師,就已選定了這學期各自要負責的課程主題。一學期中,她們將按照“收集主題實施資料—設計主題實施方案—集體研討審議—確定最優方案”的步驟實施課程,讓孩子們在活動中玩得開心、玩得有意義。

經過多年探索,一幼于2000年建立了自己的園本課程。但園長邵瑜發現,按既定思路實施一段時間后,教師參與課程建設的熱情下降,課程實施成了從文本方案到實踐活動的簡單復制,缺少創造性再建構。 

“在沒有與孩子們一起穿越一個個鮮活的課程故事前,課程并不真正屬于自己?!鄙坭孕胚@一點?;诖?,一幼提出了“玩活動”的課程再建構理念,試圖在課程實施中突出幼兒與教師共同的經驗和體驗。

為玩轉活動,一幼嘗試實施主題項目管理,即以每個主題為項目單元,教師根據各自興趣與特長,成為某個主題項目負責人。項目負責人要在原有基礎上對主題進行改造、完善,形成新的主題實施方案。

以“六一”活動周為例,一幼原有的課程方案設計了相應的活動板塊,如美食日、科學日、玩水日……但在“玩活動”理念指引下,主題項目負責教師要結合每一屆孩子的興趣與需求,重新建構主題實施方案。比如,去年的“六一”活動周,一幼讓孩子們自主討論想玩什么,并最終統計、投票、論證,確定了科學嘉年華、歡樂水世界、玩轉色彩、童話世界、健康美食5個主題。今年,根據孩子們的意愿,“六一”活動周又增設了水槍大戰、帳篷奇遇、國風日等活動。

在課程實施中,教師希望孩子們沉浸式地體驗活動,自然而然地收獲經驗,獲得全方位發展。比如,在“科學嘉年華”活動中,大班孩子帶著中班、小班的弟弟妹妹根據路線圖進行闖關游戲,孩子們的閱讀能力、規則意識、合作能力、責任感都得到了極大發展。又如,在“民族大聯歡”活動中,班級中每個孩子都會穿一個民族的服裝,教師帶著孩子們做與每個民族相關的游戲,每天的午餐都體現某個民族的特色……在這種持續、深度的體驗活動中,孩子們潛移默化地了解了不同民族的服裝、風俗、飲食等,也慢慢萌發了“五十六個民族是一家”的觀念。

“‘玩活動’讓孩子們的幼兒園生活變成了一種沉浸式體驗,知識、情感、價值觀也潤物無聲地進入了孩子們內心,最終實現了‘順天性’與‘立德性’的統一?!鄙坭ふf。

為監控主題實施質量與目標的達成,一幼還通過一日五巡、主題環境材料檢查、活動方案審閱、聽課評課、半日活動跟蹤等方式隨時監控,發現問題及時給予指導,保證課程實施的科學性。

在每個主題實施接近尾聲時,項目負責人還要對主題實施情況進行總結、反思,并提出修改意見,為課程的進一步完善提供借鑒。

通過“玩活動”,一幼構建了“開發—審議—實施”三位一體的綠色課程實踐機制,使園本課程實施從簡單復制到創造性建構,也讓幼兒在沉浸式體驗中實現了多元發展。

雙圈相融,營造“全環境育人”生態

一年秋天,一幼的柿子熟了。一次巡班,邵瑜發現,園里的廚師正在像往年一樣摘柿子,準備加工后分給孩子們吃。那時,一幼正在為尋找適宜的課程開發路徑所困,課程資源多是借鑒南京、上海等地的教學內容,缺少一幼自己的味道。

看到眼前的景象,邵瑜靈機一動:如果把這件事交給孩子們會怎樣?于是,邵瑜叫停了廚師,召集大班教師開展了一場頭腦風暴式的教研,預設了摘柿子活動。在摘的過程中,問題來了:只能摘到低處的柿子,怎么辦?教師就和孩子們討論,可以用棍子,可以做梯子,可以把地面墊高……下午離園時,教師給孩子們布置了一個任務:與爸爸媽媽一起制作工具。第二天,孩子們帶來了五花八門的工具,玩得不亦樂乎……

教師突然發現,僅僅是摘柿子這一個小環節,就讓孩子、教師、家長形成了一個課程建構共同體。第二年,“柿子熟了”主題進入一幼的預定課程。這是一幼課程發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事件,從此,一幼注重進行課程資源開發與利用。

一幼發現,新的課程建構路徑,撬動了一幼環境的改變。比如,為實施“柿子”主題課程,每一所分園都種下了柿子樹。而環境的調整,又促使教師與孩子們一起生發更多新的課程內容。比如,最初的摘柿子活動又延伸出了數柿子、稱柿子、捂柿子、吃柿子……

“當每一件事都做出了教育的味道,幼兒園自然就有了文化的意蘊?!鄙坭ふf。

在環境與課程相互作用的基礎上,一幼最終形成了以“環境—課程—文化”為內循環的園內課程實施生態圈,幼兒在“圈”中自然成長。

在課程建設中,一幼還將“全環境育人”理念納入其中,沿著“目標確定—資源調查—價值篩選—課程構建”的路徑,挖掘并引進與幼兒經驗契合的社區、家庭資源,將幼兒置身于多元環境中,豐富幼兒園的課程。

作為濱海城市,青島有許多大大小小的漁村。為“解密”漁村與漁民的生活,在家委會的牽線下,一幼的孩子們來到鳳凰島漁村。他們分成漁民采訪組和漁村探秘組,詢問漁民的生活、了解漁村的傳說、參觀扇貝養殖基地……

回到幼兒園,教師蒲倩倩在原有戶外環境資源基礎上創設戶外海洋區域,提供大型木船、帆船、漁網、水管等,孩子們玩起了拉網捕魚、帆船比賽等游戲。孩子們還以“護海小衛士”的名義,給青島經濟技術開發區環保局寫了一封信,希望他們能治理被污染的水域。

由此,一幼形成了以“家庭—社區—幼兒園”為外循環的園外課程實施生態圈,并與園內課程實施生態圈互生、互補、交叉融合,共同構成了綠色課程生態系統。

“這個生態系統以促進幼兒自主和諧發展為核心,營造了幼兒與環境、課程、文化和諧相融,家庭、幼兒園、社區生態共育的氛圍,為順天性、立德性提供了堅實基礎?!鄙坭ふf。


久久久精品国产免费观看|亚洲欧美另类久久久精品播放的|国产精品青青在线麻豆|亚洲日产麻豆aV中文字幕无码